最新资讯

当专攻古装仙侠的道路变得不再好走,那些曾经靠古偶起家名震四方的影视公司又该何去何从?

我们采访了多位平台与创作者,试图揭秘微短剧吸金的门道。

对于当下的行业平台,这种“放血”正变得越来越难以容忍。

也许,靠常规内容吸粉太难,错综复杂的感情纠纷才是最高效的。

MCN“天降紫微星”,商业化之路小心翼翼。

居家办公,会成为长视频“弯道超车”的契机吗?

作为商业体,优酷似乎找到了一条长期可持续的良性发展道路,对于正在探索减小亏损、实现盈利的长视频行业来说,颇具意义。

综艺创新,新方向在哪?

字节跳动甚至被指“血汗工厂”。

在营销号口中,杨泽与锦超、李菲并称“短剧三帅哥”。

发力游戏、电商,再到进军直播、推出多元订阅模式、打击账号共享,海内外长视频的盈利困境和应对举措相似点颇多,能给“优爱腾”的盈利困境提出新解吗?

随着“好声音”愈发难赚钱,自身业绩由盈转亏的星空华文能冲击港股成功吗?

这也不是沐瞳科技第一次“吃官司”。

加载更多

要让网络文学作品成为真正的精品,年轻的创作者需要深入实践、增长阅历、拓宽视野,方能写出与时代同振、与社会同频、与人心同鸣共情的优秀作品。

对部分文娱作品进行二刷、三刷和N刷的现象,体现了大众对喜爱的作品的深度沉浸体验和高度文化参与。

对新时代演员来说,“信念”植根于伟大时代,“具体”来自无数奋斗者的故事。

建议“规范核定征收,实施分级分类管理”。

忽略节日期间电影消费的大众属性,无异于杀鸡取卵。

重大主题创作在影视剧创作中始终占有重要地位。

从中国人口结构和代际变化的视角切入,发现治理娱乐圈、“饭圈”问题已迫在眉睫,而且解决相关问题的“窗口期”已经不多了。

11月24日至25日,2021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广州举行。

头部主播对行业定价权的影响力已经大到可以左右企业,可以侵犯不直播购物的消费者权益的地步了,这就有些过分!

商业回归到世俗的本意,体制突破的戏剧性下降。

刷好评、写推广软文、泼污水……有的一个月能挣上千元。

网红也是打工人

今年第一季度,全国电影票房仅140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22.7%。受此影响,多家影视公司一季度业绩出现下滑。

截至5月1日17点50分,单日大盘票房突破6000万。

能让观众接受的广告植入,无外乎有两个特点:要么与人物完美贴合,要么与剧情完美贴合!

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与影视之间的联动日益频繁,并获得极大的市场关注。

影视公司的影视版权较多,若权利人进行维权,一般是全国性的,也是正当的。

4月8日,在腾讯视频举办的会议上,呼吁行业共同自律,全面调整行业薪酬体系。

作为韩寒执导的第四部电影长篇,《四海》票房、口碑的大翻车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

唯二的长视频巨头选择转向。

众多营销号借短视频“养号”再转型直播带货。

这是影院票房近十年来最冷清的清明档。

记者了解到,这两部电影中的音乐、歌曲,都来自于一家成都的公司——完美青春OST。